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另一暗勢力

第二百八十四章 另一暗勢力

        以圣傀門主島為中心方圓萬里的高空中,原本晴好的天氣忽然風云驟變,不知從何處飄來了一片片綿延數百里的黑色陰云,低壓而下,幾乎與海面相接在了一起。

        海域之上天色昏暗,恍如遲暮,海面狂風呼嘯,風急浪高,一副風暴將至的模樣。

        云霓三人來到密室之外的廣場上,舉目望去,只見漫天烏云翻涌不定,里面隱隱有電光閃動,數十艘巨大的金黑兩色靈舟,如同一座座堅固堡壘,并排陳列在云海前端,上面密密麻麻地站滿了人影。

        這些靈舟與往日所見的飛行靈舟略有不同,其上建有一座座高逾十丈的黑色高臺,上面鐫刻著各式各樣的密集符紋,看起來就與一個個法陣祭壇一樣。

        白奉義見此,神色微變,手掌一揮,身前浮現出一塊石板陣盤,手指在其上劃動幾下后,當機立斷的吩咐道:“傳令下去,開啟禁制,準備迎敵!”

        她這邊一聲令下,整個圣傀門主島,包括外面八座陣島上,同時響起一陣急促的尖鳴之聲。

        緊接著,佇立在島上各處的灰白石柱上靈紋亮起,光芒大作,整個島嶼地面上鐫刻著的所有陣圖和建筑上銘刻的法陣都開始運轉起來。

        在一陣陣“隆隆”之聲中,整個主島都開始劇烈震顫起來,地形地貌開始發生天翻地覆的劇烈變化。

        島上最高處的山峰頂部,煙塵滾滾,整個山頭緩緩沉降到了山腹之中,露出一個巨大的空洞來,數百艘通體金黃靈紋遍布的機關飛舟,幾乎同時升空而起,懸停在了高空,嚴陣以待。

        原本的河流彎道之處,水流被一個突然出現的巨大通道引入了島嶼下方,露出的河床之上同樣有金光亮起,一頭頭形如黿龜的巨大傀儡異獸從中顯露而出,其上符紋大亮,青光流溢,從中散發出一陣陣濃郁的水靈力波動。

        而在島嶼二層的密林之中,陣陣林木崩毀斷裂之聲不斷響起,一頭頭身高丈許形如虎豹的傀儡異獸從中奔涌而出,擠在二層邊緣,沖著高空方向無聲嘶吼。

        數名真仙長老從島嶼各處飛馳來到了廣場之上,身后各帶著數十名弟子和數百具人形傀儡集結了過來。

        島嶼上一些重要區域,也都各自有真仙境長老帶領弟子和傀儡大軍出動,嚴密防守起來。

        在出現異常后不足十息的時間內,整個主島上的所有禁制都被激活,所有力量都被調動了起來。

        與此同時,主島周圍的海域中,震蕩劇烈,海水翻涌,圍繞著那八座小島瘋狂旋轉,形成了一道道巨大的水流漩渦。

        漩渦之中白光大作,那些佇立在島嶼之上的白色圓塔,仿佛海面上的一座座燈塔,釋放著一圈圈明亮的光芒,將這片海域都映照的一片雪白。

        韓立與麟九二人也早已經回到了白塔這邊的廣場上,與駐守周圍的圣傀門修士匯合在一處。

        他雙目之中藍光閃動,望著高空陰云之中,能夠清晰地看到上面站著的人影。

        這些人皆以黑布蒙面,身上全都穿著一件黑色斗篷,樣式與麟九身上的有幾分相似,不過他們的衣袖和領口處,全都繡著一層金邊,胸口處也都刺繡著一個十字圖案。

        韓立對這個圖案并不陌生,在當初從平遙子身上得到的十方樓令牌上,就曾經見過。

        “想不到竟是十方樓的人。”韓立神色有些復雜的喃喃道。

        “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們不是十方樓的人,只不過是統一被‘十方滅殺令’召集來的人。”麟九沉吟片刻后,說道。

        “哦,麟九道友此話怎講?”韓立有些疑惑的問道。

        “十方樓作為北寒仙域的一大暗勢力,性質與我們無常盟其實相差不多。只不過他們主要是做情報和暗殺生意的,發布懸賞令,尋緝令,絞殺令等,都在它們的經營范圍內。他們的任務發布和接取不止面向內部成員,而是面向所有人。換句話來說,任何人只要出得起價錢,都可以發布任務,自問有實力也可接取他們的任務,只要二者涉及一項,便算是十方樓的初階成員。故而他們的組織不像無常盟這么嚴謹,內部關系卻更加盤根錯節,更為復雜。”麟九解釋道。

        “也就是說,無常盟之人,也可以在十方樓發布和接取任務了吧。這些人就是接取了那什么十方滅殺令,才集合起來的?”韓立想了想,又問道。

        “不錯,此令是十方樓發布的一種滅門屠殺令,耗資不菲。一經發出,便是幾乎是在一整個仙域范圍之內,召集力量對某一個宗門或是世家發動襲殺。凡參與之人,在被滅宗門之內所得一切,皆歸自己所有,事后,自然也無須擔心被追究。”麟九眼中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解釋道。

        韓立聞言,心中也明白過來,此令的可怕之處在于,其對數量龐大的散修群體,具有極強的誘惑力,尤其是一些因為修煉資源匱乏,而被卡在瓶頸之處的大乘期以下修士,他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壽元一點點流失,又怎么會不趁此機會鋌而走險一次?

        而一旦這樣的人加入其中,由于十方樓的身份庇護,沒有了顧慮,他們便往往都比大多數人更加兇殘,對這些宗門世家下手也更加狠辣,這一方面當然是為了掠奪更多的修煉資源,可另一方面,又何嘗不是為了發泄積累已久憤懣和嫉恨。

        況且圣傀門經營這么多年,單憑出售傀儡一事,就積攢下海量的資源財富,只怕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塊肥到不能再肥的大肥肉了。

        兩人正說話間,忽然感到身下大地瘋狂抖動,那些嵌于地面中的道道凹槽內,仿佛有銀漿流動一般,溢滿了近乎實質的白光。

        整個小島下方傳來陣陣“隆隆”之聲,廣場周圍的地面上竟然開始浮現出一圈巨大裂隙,將白塔附近的區域圍繞著分離了開來。

        而被分離開來的這片區域,竟然瘋狂抬升到了數百丈之高。

        韓立飛身而出,懸立高空朝島上望過來,赫然發現整座陣島中央的一塊區域,從島嶼上分離而出,竟赫然化作了一尊巨大的石質傀儡。

        其形如武士,周身石料瑩白如玉,卻堅硬如鋼,手中握著一柄數百丈長的銀色巨刀,上面靈紋遍布,散發著陣陣令人驚異的鋒銳波動。

        周圍其他幾座陣島,此時也全都是同樣的光景,紛紛化作了一個個高近千丈的巨型傀儡,它們有的看起來與蠻荒巨猿一般,有的卻好似石鎧巨人,有的則形如雪原荒狼……總之形態各異,不一而足。

        并且,這些傀儡身上的靈紋顏色和形狀也都有所不同,有的為暗黃色的圓環狀,一圈圈的籠罩軀干外,有的則為赤紅色的長條狀,如同一條紅色緞帶,纏繞在雙臂和身軀上,有的則呈漆黑狀,如同紋身一樣印刻在胸膛上。

        此時,在高空烏云之中,一艘通體漆黑的靈舟前端,正并肩站著三道身影。

        其正中一人斗篷下的臉頰上,有一道極長極深的疤痕,從左側額角一只沿著額頭,貫穿到右側眼睛上,在劃入下方臉頰,被蒙面的黑布遮擋了起來。

        在其右側,則站著一名身材修長,腰間跨劍的年輕男子,其頭上并未戴斗篷帽子,只以黑布蒙面,露出的半截面頰白皙如玉,一雙濃眉斜飛入鬢,兩眼炯炯有神,看起來豐采卓然。

        這兩人身上氣息渾厚無比,竟赫然都是金仙境修士。

        至于站在另一邊的,則是一名身高近丈,臉色有些焦黃的大漢,其雖然戴著斗篷,卻仍能看到額前有一圈暗青色的金屬光澤,顯然是戴著某種金屬制的護額。

        此人雖然只是真仙境巔峰修為,但能與這兩位金仙并列一處,也足可見其身份的不尋常了。

        “嘿嘿……陸機道友對我們十方樓這次安排可還算滿意?”只見那疤面男子嘿嘿一笑,看向身旁的跨劍男子,開口問道。

        “這次花費那么大代價找你們十方樓,看中的正是你們的影響力,此次能召集來這么多人,倒是的確有些出乎意料了。只是這些人的修為,也太雜亂了些吧?就如散兵游勇拼湊出來的雜牌軍,能有多少戰力?”跨劍男子淡然答道。

        除去他們三人不說,在這些戰艦之上的兩三千人中,真仙境修士也只有四十余名,至于其他更多的則都是大乘期修士,甚至還有不少合體煉虛期的修士,從修為層次上來看,的確十分混亂駁雜。

        “呵呵,這些人本就大都是山野散修,能一步步修煉上來,哪一個不是在常年廝殺中摸爬滾打起來的?若是同階修為之下,他們的戰力豈會弱于圣傀門那些只懂得操弄傀儡之術的家伙?”疤面男子笑著說道。

        “現在這當口,二位在這里閑聊這些,是不是有些不合時宜?血寒道兄,我來這古云大陸還有師尊交代下來的任務在身,咱們還是盡快了了此間之事吧。”面色焦黃的漢子突然開口道。

        “重鑾道友莫急,方才只是試探攻擊一下罷了。這會兒他們的防御全貌已經展現了出來,與之前搜集來的情報內容基本一致,我們按原先計劃來做就行。只是等到攻入圣傀門內之后,道友你可別忘了先前說好的那件事。”疤面男子笑了笑說道。

        “道友放心。”焦黃漢子淡淡說道。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怎么买股票 开户 第一策略配资 股票申购新股规则 九游2016年版本 河南快35 北京赛车pk分析软件 股巢网 博彩网站源码 平特肖怎么计算出来的 贵阳打麻将记牌技巧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结果 男性生殖器sm捆绑方法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