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我是至尊在線閱讀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時間緊迫

第五百七十八章 時間緊迫

        云揚摸著下巴,愁眉緊鎖,久久不發一語。

        “若是只是想要些代價,而不顧忌死亡……這些力量倒是可以造成妖族的相當折損。但是……玉兒今后的妖庭,怎么也要留一些力量吧?要不然,如何東山再起?”

        “再說了,現在外面的全都是妖族圣人強者,圣君以下的出去,只要遇到一個圣人強者,隨手一個禁錮,便是全部活捉過去的局勢了……”

        “若是當場戰死,倒還罷了,若是被活捉過去……只會淪為滅世策的祭品,反而不美。”

        云揚苦笑:“我知嫂子意欲為大哥報仇雪恨,但還是須得想到這一層才行。”

        狐后皺起眉來,沉思道:“那三弟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全面放棄狐皇城。”云揚正色道:“將現有的所有民眾全部撤入血魂山那邊的山造之地。那邊雖然寒冷,地方也稍顯狹窄一些,未必夠所有民眾居住……但只要我居中斡旋,給狐族在血魂山這一側留出一片棲息之地,還是完全能夠做到的。”

        “不過選擇地點的時候,須得要特別注意……絕對不能處在妖族發動海水攻擊的正面,甚至側面也有危險。我想,一旦去到了那個極端時刻……浪高萬丈的海水傾覆,會將所過之處完全淹沒帶走的。”

        云揚道:“關于這個地點,大哥二哥之前選擇的位置就不錯,只是,那一片地方的區域實在太……太小。萬萬容不下這千萬子民。”

        狐后嘆了口氣。面容黯然。

        是的,就是千萬子民。

        往昔足足有數百億龐大數量子民的狐族,曾經偌大的狐族,如今就剩下聚集在狐皇城這邊的寥寥數目,怎不悲涼!

        事實上,非但其他區域的狐族平民,即便是原本就居住在狐皇城的平民,只要是沒有一定修為在身的,多半早已經死去了,他們實在太弱了,并不需要經歷戰爭,只是這段時間的天氣,加上圣人強者戰斗動蕩波及,不遠萬里傳來的氣息侵襲……就足夠致命的了。

        剩下的這些雖然個個都是精銳,個個都是不俗的高手。

        但是,這數量卻也實在是可憐。

        而且,這些狐眾能夠在即將到來的大戰之中派上用場的,滿打滿算,不超過三十之數!

        至少在云揚看來,至多不過此數!

        “如此也好。狐族全員退出去這一場戰爭;等下我自族內選出三百高手,跟隨你,聽從你指揮。”

        狐后一擺手擋住了云揚意欲的開口,道:“先不要拒絕,這三百子弟,在整個狐族誰也指揮不了,無論是我還是玉兒;事實上……他們已經自殺殉葬了九十八名……他們是九尾白的貼身親衛……”

        “你就算是不肯接收……他們余生也就只如行尸走肉一般。自從九尾白走了……他的這些貼身護衛結局已定……他們都已經發了血誓……要么為皇報仇而死;要么,為皇殉葬。”

        “戰死于此役,將是他們的唯一道路。”狐后傷感的說道:“他們自從出了事,就開始不吃不喝,一直在等著我們的決定,對于這些侍衛……我只有一個請求。”

        云揚肅容道:“請說。”

        “請盡量讓他們在與龍皇,或者鳳皇的戰斗中而死。至不濟,也要在與這兩族的強者戰斗陣亡。讓他們……都能夠死得坦然,走得榮耀一些。”

        云揚一字字道:“我答應!”

        狐后淡淡的笑了笑:“他們就在殿后。一直都在等你,如今,我正式將他們托付給了你。我要回去看看玉兒那邊的狀況,兒活一百歲,娘憂九十九,真是至理名言……”

        “嫂子請便,請。”

        狐后起身徑自而去。

        自始至終,狐皇的小狐貍狀態,都一直在狐后懷里抱著,偶爾睜著濕潤潤的眼睛掙扎一下,想要爬到地上玩,狐后就輕拍一下,罵道;“你把自己都弄成這樣了還敢任性,老實待著。”

        于是小狐貍就不動了,以一種很委屈的樣子縮在狐后懷里。

        走到門口,狐后看了看懷里,很有些無奈的道:“他們哥倆威風霸氣了一輩子,可能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被自己的老婆這樣哄兒子一樣的哄著,果然是時也運也命也……”

        云揚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只是怔怔的站著,久久不動。

        狐后笑了笑,抱著小狐貍款款而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才道:“他的親衛……都不知道……”

        說著,拍了拍懷中的小狐貍。

        云揚道:“我明白的。”

        狐后再無停留,徑自離去。

        云揚深深地嘆了口氣。

        ……

        翌日早晨。

        狐族高層宣布了棄守狐皇城,全族大遷移的動作,狐后貓妃等更集體表示了將退出了這一次戰爭。

        緊接著,九尾玉帶著狐族僅剩下的頂尖高手,即時動作,通令狐族全員,正式放棄狐皇城,又再輾轉萬多路程,來到血魂山一側,舉族攀登上了距離地面三千丈以上的雪山。

        對于這個地點,狐后覺得不穩,隨即決定再度攀高,一直去到了六千丈的位置,而這,已經是狐族遺民所能負荷的最高生存極限。

        “那就在這里安置吧。”

        這個地方,距離人類駐守血魂口一方的勢力范疇,大約偏離了兩萬兩千里;而妖族的滅世策,最終威力不知如何,但是……僅止于海浪水患所造成的威脅,卻是萬萬到不了這里的。

        “現在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滅世策后續動作對大地的影響,會到什么程度了。”

        貓吞吞站在一邊,有些不解:“大姐,我們要一直留在這里么?我總感覺……不安全。”

        “我們現在能夠選擇的生存空間有限至極,在這里駐留,我們起碼能夠替他們看到這一場世紀終戰的最終結果,不論誰勝誰敗也好。”

        狐后淡淡的說道:“對于他們來說,這一戰終了,才是落幕。一旦這一戰終了,不論勝負誰屬,我們都會即時離開。前往九尊府安居,再不問世事,陪著他們慢慢成長。唯有到那個時候,我們才是真真正正的,放手一切。”

        “那,玉兒呢?玉兒不陪我們一起走么?”

        “玉兒是狐族的皇者,他必須要撐起來他父親留下的這個攤子。不管后續如何,那都是他必須要擔起的責任。他若是有出息,重振狐族,是我還有他父親之愿見;他若是沒本事,泯滅于此,也不過是兒孫自有兒孫福,總之后續一切,盡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們作為父母的使命,已經完成了。我接下來人生的目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照顧他父親,等待他父親歸來。”

        貓吞吞有些懵懂,卻還是點頭:“大姐,我明白了。”

        “現在情況雖然還未明朗,但我有一句話要說在前面。”狐后正色道:“兩位妹妹,云揚收留我們到九尊殿,于我們乃是莫大的恩惠,但此舉對于人族來說,卻也是莫大的忌諱。是故我們去了九尊殿之后,所謂安居,真的就僅止于安居,等閑不會再出!”

        “若是因為我們而惹起來大麻煩,只怕連九尊殿會毀在我們的身份上。”

        “我明白,不問世事,一世寂然。”貓吞吞兩人鄭重點頭。

        看著懷里一派天真無邪的小貓兒貓祖,兩姐妹都是輕輕嘆息,唏噓不已。

        “這兩天我一直在嘗試替他們梳理經脈,但卻沒任何效果,他們體內的經脈,似乎已經完全固化了……經脈中固然還有妖力種子,卻也是完全凝實的狀態,不知道……”

        “我知道,狐皇的情況也是一樣。”狐后嘆氣:“但我相信,只要我們付出足夠的耐心與實踐,情況總會好轉的。”

        她喃喃的,似乎在安慰貓妃,也似乎在安慰自己:“據說九尊殿乃是天下第一的好地方,我們去到那般,或者會另有轉機也說不定……”

        ……

        不過數日光景,偌大的狐皇城,空空如也,就只留下了云揚與三百狐皇親衛。

        曾經煩囂異常的狐皇城,此際即便是輕輕的咳嗽一聲,也會引起空洞洞的回聲連連。

        那三百狐族戰士,悄然跟隨在云揚三人身后,亦步亦趨的跟隨著,始終一言不發,就像是三百個心如死灰的幽靈。

        城外的海水,暫時還沒有再漲的跡象,不知道是狐皇貓祖奮戰的結果,還是鷹皇等妖族諸皇特意留下的一份心意。

        云揚心念電轉之間對計靈犀說了一句話,計靈犀答應一聲,徑自飛身離去。

        “你要讓東方宮主他們過來,來到狐皇城?”上官靈秀對于云揚的做法表示了由衷的不解。

        狐皇城雖然暫時歸屬于己方陣營,但畢竟位于妖族地盤,在這地界交戰,人類顯然是吃虧的。那為何云揚還要招人過來?

        “我想要將這里做成一個大本營,立足妖族的基地。我讓靈犀回去找東方宮主,已然言明就只有少數強者且必須是巔峰強者才有資格過來。”

        云揚道:“此次狐皇貓祖動作,雖然付出了性命,但成果不菲,狐皇城外面的大水足足退下去了百丈深淺……按照妖族以往的水勢增長幅度,水流增加的速度,怎么也得差不多二十天的時間,才能將這個損失補回來,而這段時間,就是給了我們緩沖余地,也是從中做手腳,進行動作的機會。”

        “現在我們三人都已經暴露;想要再出奇制勝的去破壞對方的水利工事,勢必難上加難。我想,現在妖皇,鳳皇,鵬皇,海皇等……這些個妖族巔峰強者,都已經聚集在了這邊,虎視眈眈,就等我們自投羅網。”

        “我們真要過去,估計下手毀滅一兩座山峰,便會被纏住,而剩下的妖族高手補足這些山峰缺口,絕非難事。所以說,我們貿然動作,根本起不到作用,反而會讓我們陷入被動,危險的境地。”

        “現在比較可行的方案,就是有生力軍過來。然后我們佯攻,盡可能多的牽制住敵方的巔峰高手,再由東方西門他們大大的破壞一次,再一次爭取到時間。”

        “而這,也將是我方最后一次能夠爭取到的緩沖余地了。”

        “大范圍的破壞,也只有這一次了,以后絕不可能再有這樣,那么,這一次必須要破壞得徹底些。”

        云揚臉色沉重:“下一次,我們面對妖族,就是滅世策全面發動的時候了……”

        ……

        有心算無心的計算之下,東方浩然等一行十個人,在夜間神不知鬼不覺的齊齊撕裂空間到來。他們這一些人中包括有兩位圣人中階,四位圣人高階,還有四位圣人巔峰,也就是三大主宰加一個蟒九。

        眾人在狐皇城住了下來。

        狐后這次大舉遷移狐族,動靜不小,鳳皇等自然是知情的,卻從頭至尾都沒有阻止。

        對于它們來說,狐皇已經死了,若是再去為難狐后……

        不但事情做的太不地道,更會激起鷹皇虎皇等諸位妖皇的逆反之心。

        再退一萬步說,這個人,誰也是丟不起的!

        不說什么戰斗,真個照面,只要狐后說一句,大家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得羞愧得要死要活的。

        鳳皇甚至懷疑,若是有這么一天,也許就不是狐族如何如之何,而是直接引發妖族全面內戰了。

        易位處之,鵬皇鷹皇虎皇等看到狐皇九尾白前腳剛死了,你們跟著就去欺負人家的遺孀,非要滅了人家全族,雞犬不留,寸草不遺,你讓諸皇怎么想,誰知道會出什么事?

        還不如盡早離去,眼不見心不煩。

        反正狐族就只剩下那么點數量了;于大局無礙。

        是故在這段時間里,狐皇城那邊反而成了各方角力的真空地帶。

        大抵也是海族妖族都很忙,幾乎時刻都在忙碌,能少點事也好。

        無數的海龍騰云駕霧,行云布雨,傾盆暴雨,每一天都在瘋狂降落。

        無數的妖族圣人級數高手,在各處沿海山頭巡邏,而海族的巔峰高手,也都是在海岸處不遠潛游,顯然就是在防備云揚前來偷營。

        對于這個人類云尊,妖族當真已經是深惡痛絕,即便只是提起這個名字都要咬牙切齒,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

        海面上時不時的躍出巨大身影,大抵是海族高手在巡視。

        然而即便在當前這樣的情況下,卻罕有海族發現,海族的中層妖眾,在一批一批的消失……

        海域實在是太大了,海眾人頭數更是難以數計,大魚吃小魚,大妖吃小妖在海族更是最普通最尋常的事情,少幾十萬,幾百萬這類中層海眾,根本不疼不癢,完全不會有人在意。

        更何況,失蹤的那些幾乎都是在邊緣海域的一些個小勢力,也就是所謂海族的散修,偏僻地界勢力……

        與此同時,陸地妖族也有許多的從山林之中消失……

        一批又一批。

        有些是知情的,但更多卻就是那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滅世策,在緊鑼密鼓亂而有序的進行之中。

        頂層妖族,全部陳兵在海岸線位置,次高層高手則是撒網妖界,到處捉拿散修妖族;一些支流之中的妖眾,因而倒了大霉。

        基本就是所過之處,寸草不留,生跡不存。

        舉凡在王庭之外的妖族散修高手,更是罕有漏網,盡數遭難。

        這里就不難看出來有組織有后臺的好處了,直接就是生與死,存與滅的莫大關聯。

        時間悠悠而過,又是二十天的時間倏忽而過。

        距離鳳皇預告的滅世策正式開啟之日,就只有一個月零五天的時間了。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