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我是至尊在線閱讀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弄巧成拙?

第五百七十九章 弄巧成拙?

        在這段時間里,云揚越來越頻繁的外出動作,他與同計靈犀上官靈秀三人連成一氣,四處找機會破壞山頭。

        以他們的綜合實力而論,即便不小心被妖族高手圍攻了,還是能夠確保全身而退的,

        但云揚三人的行動,除了一次僥幸成功,而且還是很快就被修補起來之外,其余的盡都是無功而返,出動十次,至少有九次是空手而歸。

        而且愈往后,愈被盯得更緊,好幾次被妖族茫茫多的高手圍攻,迭遭險境,險死還生。

        以至于他們的連續十幾次出動,全然沒有破壞成果,更像是專門去讓妖族的高手們出氣的一般。

        不管他們三人到了什么地方,遭遇到十來位對手是最起碼的,然后至多數十息之后就會聚集四五十位的戰力規模;然后又是一個緩沖之后,對方圣人高手就能上了百。

        云揚三人四處頻繁出擊,卻盡皆鎩羽而歸的舉動,讓妖族的強者們一個個都是賞心悅目,快慰不已。

        “最喜歡看你們疲于奔命的德行,更喜歡看你們對我們無可奈何的樣子。我們知道你想要來破壞山脈,嗯,山脈就在這里,你來啊你來啊,有本事你來啊……”

        妖族高層上上下下一個個無不神清氣爽。

        是,你們三個實力奇強,很牛,很厲害。

        但是……你們再厲害有能如何?

        我們單打獨斗打不過你們,但我們可以一起上,群毆你們,你們還不是除了嘆息,別的什么辦法都木有?

        就算你們有通天本事……卻又如何攻破我們妖族眾志成城的銅墻鐵壁?

        哈哈哈,沒辦法了吧!

        隨著海水越蓄越多,又再度已經快要回到原本狐皇破壞之前的規模,一眾妖族強者更是躊躇滿志。

        事已至此,再想要破壞,已經是難上加難,勢所難能了!

        眼見情勢惡劣之勢,云揚三人又偷襲了三次,而且還是在一天之內的連續出手,顯得已經是迫不及待,戰斗態勢更是空前的玩命,幾乎突破了重重攔阻,差點就破壞了水道!

        但縱然拼命至此,仍舊是徒勞無功,而這結果不禁讓妖族強者們更加的放心起來了。

        縱使鳳皇三番五次的強調:云揚此子素來謀定而后動,詭計多端,這般莽動別后必然別有陰謀!但已經擊退了太多次這位玄黃云尊,大家的警惕之心已經被一點點的消磨得所剩無幾了。

        就算真有什么陰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這位玄黃云尊又來了。

        又被我們擊退了……

        又來了!

        又被擊退了……

        又……

        距離滅世策的日子,還有二十天,最后的二十天了!

        妖皇必須要回去主持大局,正式開啟祭壇了。

        鳳皇那邊也敏感的感覺到,或許……就是這幾天里了。

        他與鵬皇,鷹皇等幾乎是日夜不休的警惕各處關竅。

        狗皇似乎是抱怨了幾句,然后被勃然暴怒的鳳皇直接拿下,禁錮了修為,交給龍皇帶走了。

        鵬皇等一眼就看出來,這是為滅世策準備的犧牲者,皇者妖選。

        但是狗皇向來人緣不好,而且還是當初出賣貓祖的罪魁禍首,鵬皇等對它只有鄙夷唾棄,可不會又任何的同情,帶走就帶走吧。

        另一位被犧牲的倒霉皇者則是野豬皇。據說這位豬皇從來沒有參戰,給他命令,也拒不執行。于是被妖皇直接拿下。

        當然,官方也有明面上的莫須有理由。

        但不管怎么說,滅世策所必須的妖族兩位皇者名額,終于是已經湊夠了。

        ……

        這一日。

        就在龍皇悄悄離開的晚上。

        天空中乍現風云涌動,突如其來的颶風,獵獵地刮了起來,原本遮蔽天際的烏云,頃刻之間就被吹得七零八落。

        云揚似乎是瘋了。

        他攜風帶云,狂雷閃電,一路雷霆萬鈞的強勢而來,似乎是意欲畢功于一役,不成功便成仁!

        仍是三人同行,云揚為首,計靈犀在左,上官靈秀在右,三人裹挾的無盡風雷之力,直接掩蓋了整個長空,甚至取代了原本的傾盆雨云。

        如同青天崩塌,日月無光!

        看來這一次,這位玄黃云尊只怕是要真正拿出來了壓箱底的本事,逆天破勢!

        數十位妖族圣人強者同時站了起來,轟的一聲,直接飛上半空。

        應敵妖眾之中赫然以鳳皇為首。

        鳳皇在迎向云揚的過程中,悄然地閉上了眼睛,深沉的吐納調息。

        他在調動自己的玄丹之力,確保自己處在最巔峰最完整的狀態,擁有瞬發必殺之招的能力。

        云揚這一次強勢而來,顯然是有為而來,大抵也是無可奈何之下的極端動作,但他這么明目張膽的到來,于妖族,于鳳皇來說也是是難得至極的機會。

        鳳皇對云揚可謂是忌憚到了極點,即便妖族發動滅世策已近功成,勝券在握,但云揚個人實力實在太過強悍,鳳皇絲毫也不懷疑,此世下一個再進一步,晉升星空至境的修者必是云揚無疑!

        若是云揚打破玄黃桎梏,晉升為星空能者,即便沒有傳說君主那般的隨意傾覆天地之能,卻也必然擁有凌駕于此世修者的大能,到那時,妖族縱然占到了大勢又如何,有云揚這個隱憂存在,妖族所有皇者所有高層,永遠如鯁在喉,日夜難安!

        幸好,現在的云揚雖然實力仍舊強橫,卻還是殺得死的,還有可以滅殺的可能性!

        甚至,一路跟隨在云揚身邊的兩女都要比云揚難殺!

        畢竟迄今為為止,除了鳳皇以偷襲之便,鼓足全力,施展必殺絕招,也不過是僅僅重創了計靈犀而已,還要承受相當的反擊之力,若非鳳皇涅槃之力亦是非同凡響,當日回擊反噬之力,同樣足以重創鳳皇。

        是故若非必要,鳳皇不會刻意針對兩女出手,反正兩女修為遠在云揚之下,也就是有個打不得的護身秘術,仍舊要受困于人海戰術。

        反而是云揚,太難殺了,更別說之前每次次都是突然從虛空中出現,抽冷子展開破壞,就算鳳皇有心布置殺局,都要有力難施。

        但讓鳳皇疑惑的是,云揚素來謀定而后動,這一次怎么這么的大張旗鼓呢?這其中定然有鬼!

        雖然明知道這一點,鳳皇更第一時間就通知了在場的所有妖眾。

        但他仍舊不想放棄這個徹底解決掉云揚的機會,畢竟己方的綜合戰力遠勝云揚三人,在絕對的實力之前,即便是再巧妙的計策,也要為之破滅!

        “鵬,鷹,鶴,雕!你們四個暫時不要入戰……注意異常動靜即可,我懷疑云揚如此強勢而來,主旨是來意欲牽制我們,別有圖謀。”

        鳳皇冷靜的傳音:“你們干脆去到山頂之上高空百丈的位置,每人據守一座山頭,提防變故。云揚我來解決。”

        鵬皇等點點頭,各自閃身而去。

        高空中風云暴動,云層中,累積的雷電數量越來越多,明明暗暗的在云層中穿梭不斷,到后來,整片云層,已經如同一個巨大的雷球一般,恍如滅世雷劫,今朝來臨。

        鳳皇心念轉動之間,臉色驀然一變,一揮手:“所有人盡速退后。”

        話音未落,他的身子率先騰空而起。

        只可惜仍舊是晚了,在鳳皇動作的同時,醞釀到了極點的漫天雷電,以天河傾瀉之勢,瘋狂地從云層中落下來了!

        足足千里方圓地域,盡數化作了雷電籠罩范圍。

        每一道雷電,都足足有水缸粗細,無邊威勢,儼然是一片雷電的海洋,將這范圍內的所有妖族,所有海族盡數籠罩在內,大范圍無差別的滅絕攻勢!

        無數的妖族海族高手眼見如此厲威臨頭,個個臉上變色,駭然若死。

        雷霆之力,素來為天裁罰,修者最為避忌的威能,無不懼之三分,畏之七分,可謂是先天的恐懼!

        眾妖眾更泛起一層明悟,怪不得這位云尊這一次這么明目張膽的過來,原來是備下了這一手底牌,如此兇威臨頭,己方只怕難免要損失慘重了。

        “唳!”

        鳳皇當機立斷,一聲長鳴的同時,身子驟然展開,化作了一頭碩大無朋的七彩鳳凰,周身更是燃起了無盡火焰,騰騰而起。

        其火焰身軀懸浮半空,隨著轟然一聲之余,身子又再進一步急速膨脹,雙翅展開之瞬,赫然有一兩千里那么寬,這一瞬間,鳳皇竟然直接用身子和翅膀,以一己之力硬撼漫天雷霆,以一己身軀,擋住了下面的妖族海族,也擋住了下面的山峰。

        這一刻,鳳皇的舉動堪稱為天地之支柱,力阻滅世之兇威!

        鳳皇化為原身,一展垂天之翼,遮蔽了陽光,遮蔽了空間,遮蔽了云層,更加遮蔽了雷電!

        挾滅世兇威的億萬道雷電,盡數轟擊在鳳皇身上,份屬必殺!

        但鳳皇巋然不動。

        縱然是敵對,但云揚仍舊對此決斷生出了一分欽佩。

        鳳皇不愧不世皇者,當機立斷,毫無猶疑,若是他稍有遲疑,此番醞釀良久的無量雷霆,勢必可以重創眼前的許多妖眾,即便不能盡數滅之,也能為云揚創造出相當的機會,進而滅殺大量妖族圣人,但在鳳皇的神速決斷反應之下,既定計劃斷戟沉沙,中道夭折!

        鳳皇身子橫空,無盡的涅槃之火,瘋狂燃燒,顯然是在以此回復本身狀態,這無量雷霆可不是那么好頂的,即便是以鳳皇之能,也只能盡力施為,力保不失而已。

        云揚心中一動,久未動用的水相神通極限催谷,剎那間,海上的滔天巨浪應招而起,只是稍微一個醞釀,就已經浪高千丈,大水滔天。

        這一下變生肘腋,猝不及防,無數海族登時被大浪卷了進去。

        在場的多位海族圣人臉上登時露出來震驚莫名的神色。

        這是什么水相神通,怎地霸道至斯,竟然比我們海族……控水之術還要牛逼?

        他么的,誰才是水中霸主?!

        下一刻,滔天巨浪再度高高掀起,卻沒有再襲海族或者妖族眾妖,徑自拔高,越空而去,向著空中某處席卷堆積了過去。

        無邊巨浪迅速累積,于半空中形成了莫大水勢,到了左近前,乍然動作,有如天河之水,極限傾瀉,落點目標正是鳳皇背上那滔天大火。

        水克火!

        云揚欲以五行生克之道,借滔天水勢,滅去鳳皇的涅槃之火,若是鳳皇的涅槃之火盡滅,僅憑一己之力獨抗無盡雷霆之威,縱能幸免,也將承受極重大的傷損,或有鏟除之機會!

        不意計靈犀驟發一聲厲喝:“笨蛋,快躲啊!”

        拉住上官靈秀,撞到了云揚懷里:“還不快把我們收進去。”

        云揚雖然還有些迷糊,卻還是即時將兩女收了起來,百忙中問了一句:“怎么了?哪里不妥?”

        計靈犀怒道:“你個二貨,涅槃天火乃異種靈火,豈是凡水可滅!以水滅火,如火上澆油,只會助長涅槃天火的威勢,快跑是正經。”

        云揚如今已經習慣了計靈犀的過人見識,當下不再遲疑,掉頭就跑。

        百忙中一揮手,卻是將嘰嘰放了出來,這貨不怕涅槃天火,留作一道防線還是不錯的!

        說時遲那時快。

        那滔天大水,已經轟然落在了涅槃天火之上。

        承受重壓的鳳皇一聲長嘯震動九天,突然間身子陡然一動,向著云揚這邊極速追了過來。

        而在那一瞬之間,涅槃天火轟的一聲引爆,驚見火焰騰起萬丈,充盈天地,那滔天水勢落在上面,真的如計靈犀形容的一般——火上澆油!

        原本之局限在鳳皇一身的火焰瞬間化作了禍世惡魔一般,將整個青天都燒得通紅,云層更是都燒得點滴無余,至于雷霆,無量雷霆,愣是被火勢暴起,給燒沒了。

        以火焚雷?!

        云揚一片懵逼。

        說好的五行生克呢,這都不挨著啊,這也太黑武技了吧?!

        隨著涅槃天火的意外爆發,方圓數千里的頭頂天空,盡數化作了一個碩大黑洞。

        隨著黑洞的出現,周遭靈氣以百川匯海之勢瘋狂的涌過來,然而高溫猶在,這一片黑洞呈現出一種類似不接受彌補的狀態,不斷發出發出噼噼啪啪的斷裂聲音。

        “嘰嘰……”

        嘰嘰一出來就直接被眼前所見搞得懵逼了。

        我是誰?

        我在哪?

        我怎么會在這么一大片的涅槃天火里面?

        這一刻,嘰嘰幾乎都要哭了。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彩票99安卓免费下载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360 双色球历史开奖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 麻将来了老版本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山西快乐十分预测技巧 四川快乐12预测软件 极速快3走势图表 国标麻将番数表 滚球指数即时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