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尊上在線閱讀 - 第2573章 一切都是假相

第2573章 一切都是假相

        只是。

        古清風真的認命了嗎?

        等待離宮本源,真的只是在等死嗎?

        不盡然。

        至少。

        大行癲僧知道,以前的古清風的或許真的認命了,以前的古清風等待離宮本源,或許也真的只是在等死。

        但也只是以前的古清風,僅此而已。

        現在的古清風根本不是以前的古清風,而是斗志歸來,原罪復蘇,本我覺醒的古清風。

        覺醒本我的古清風絕對不會認命,大行癲僧感覺得到。

        覺醒本我的古清風等待離宮本源也不會只是在等死,大行癲僧同樣感覺得到,且感覺非常強烈。

        既如此。

        古清風為何一直站在孤峰之上沒有任何動靜。

        原因很簡單。

        其他人或許不知道,大行癲僧卻是知道,古清風只是在等待離宮本源出世。

        等待離宮本源的目的,并不是想確認他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甚至。

        大行癲僧懷疑,覺醒本我之后的古清風,可能已經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是也好,不是也罷。

        古清風這一次都會大開殺戒。

        如他所言。

        如果他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他會為這輩子所背負的黑鍋討一個公道。

        如果他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他會為自己背負的命運討個公道。

        換言之。

        這個公道,今日古清風討定了。

        這時。

        玄冥老祖哈哈大笑的聲音再次傳來:“佩服!真是佩服!老夫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古清風仰頭灌了一口美酒,微微蹙著眉頭,隨口問了一句:“爺我都認命了,你佩服個什么勁兒?又有什么好佩服的?”

        古清風問的問題,也是大行癲僧以及聚集在離宮空間所有老祖內心的疑惑,他們也想不通,既然古清風都已經向命運低頭了,這玄冥老祖怎么一直說佩服,還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到底佩服古清風什么,佩服古清風向命運低頭嗎?

        這又有什么好佩服的?

        “哈哈哈哈哈!”

        玄冥老祖大笑之聲著實震耳欲聾,震的漫天原罪之息沸騰如火,扭曲模糊,他化作的那張原罪之臉也是變化無常。

        “正因為你向命運低頭,所以老夫才佩服的五體投地,確切的說,正因為大家都以為你向命運低頭,所以才叫老夫佩服的五體投地,哈哈哈!”

        玄冥老祖這話讓在場的原罪老祖們皆是心頭一驚,什么叫大家都以為古清風向命運低頭,難倒這不是真的嗎?怎么感覺玄冥老祖的意思,好像在說古清風根本沒有向命運低頭,只是大家都以為他向命運低頭了而已。

        就在眾人疑惑不解的時候,玄冥老祖再次大笑,道:“就在剛才不久之前,老夫真的以為你認命了,向命運低頭了,萬萬沒想到……一切都是假相,你根本沒有向命運低頭,你也根本沒有認命,你先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演戲,目的就是讓大家誤以為你向命運低頭,僅此而已!”

        聞言。

        古清風啞然失笑,甚是無語,道:“你說我以前都在演戲?我他娘怎么沒發現自己還有這么精湛的演技。”

        “玄冥老祖是吧?”旁邊的大行癲僧也忍不住笑道:“我說你也太能扯淡了吧,竟然說什么古小子一直在演戲,古小子不會問鼎原罪真主誰人不知?他對無道時代沒有興趣,誰人不知?他如果在演戲的話,還會在荒古黑洞瞎晃悠,他如果在演戲的話,你們三番五次圍剿他,他豈會不理會?他如果在演戲的話,又豈會站在這里等你們來抹殺?”

        玄冥老祖問道:“你就是號稱大荒活佛的大行癲僧?”

        “沒錯,正是老衲!”

        “果然名不宣傳!”玄冥老祖突然厲聲喝道:“老夫且問你,幽帝可是真的認命了?”

        “當然!”大行癲僧道:“不然的話,你們以為你們這些兔崽子真的能活到現在嗎?古小子若圖謀原罪真主,早他娘在荒古九宮的時候,就把你們一個個給屠了,古小子的實力不用老衲說,相信你們心里都有數,殺你們絕對是錯錯有余,這一點,老衲不接受任何反駁,而且……”

        大行癲僧正說著卻被玄冥老祖打斷,道:“老夫問你,幽帝可是真的認命了?”

        “剛才老衲已經回答過你了。”

        “老夫問的不是以前,而是現在!”

        一聽這話,大行癲僧心頭禁不住咯噔了一下,剛才他還在納悶,好端端的為何玄冥老祖會說古清風在演戲,而且還讓大家誤以為他認命了,他懷疑玄冥老祖可能知道了點什么,現在聽玄冥老祖這么問,基本上已經肯定,玄冥老祖十有八九一定知道了。

        只是。

        玄冥老祖是如何知道的?

        難不成他看出來古清風斗志歸來,肉身復蘇,覺醒了本我?

        大行癲僧想了想,覺得不大可能。

        古清風是乃原罪變數,其存在虛無飄渺,神識根本無法探查到,連神識都探查不到他的存在,又如何看傳來古清風的斗志歸來,覺醒本我。

        若非古清風親口告知,大行癲僧也不知道。

        想來想去,大行癲僧始終也想不明白玄冥老祖究竟是如何知道的,還是說這個老家伙只是故作聲勢在詐自己?

        “回答老夫,幽帝現在可是真的認命了?”

        玄冥老祖的聲音再次傳來,大行癲僧沒有猶豫,回應道:“當然。”

        盡管大行癲僧比任何人都清楚,現在的古清風不可能認命,非但不會認命,還會逆天改命,不過,這種事情,他覺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知道的人越少,對古清風就越有利。

        不料。

        玄冥老祖卻是猖狂大笑,而且笑的比之先前更加瘋狂。

        “大行癲僧啊大行癲僧,本來老夫還不敢肯定,聽你如此回答,老夫敢肯定,幽帝絕對沒有認命,至少現在,此時此刻,他沒有認命!”

        說罷。

        化作原罪之臉的玄冥老祖突然又化作一顆巨大的頭顱,這頭顱猙獰無比,瞪著一雙似若深淵一樣的眼眸盯著古清風,一字一頓的問道:“幽帝,老夫說的可是對否?”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