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玄幻魔法 - 詭秘之主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超凡的與普通的

第一百一十一章 超凡的與普通的

        處理好異變的玻璃瓶,克萊恩掏出金殼懷表,按開看了一眼,記住了當前的時間。

        他必須在三個小時后回到這里,將“無暗十字”和“奴役之瓶”分開,只有這樣,才能得到單獨的“操縱師”非凡特性,而不是糅合了前面所有序列特性的產物。

        “有種做實驗的感覺……”克萊恩微微點頭,收起懷表,返回了現實世界,真正地開始午休。

        到了下午四點,貼身男仆恩尤尼在管家瓦爾特的注視下,敲響了雇主的房門。

        “什么事情?”道恩.唐泰斯穿著睡衣,揉著額角,打開了臥室之門。

        恩尤尼行了一禮道:

        “先生,你前晚接受了莉亞娜夫人的下午茶邀請,就在今天。”

        “好,給我一刻鐘的時間準備。”克萊恩望向管家瓦爾特道。

        然后,他吩咐起貼身男仆恩尤尼:

        “你進來幫我更換衣物。”

        等到房間內只剩下自己和自己的秘偶,克萊恩邊操縱后者拿來適合下午茶的衣物,邊時不時瞄向墻上的壁鐘。

        過了大概十分鐘,打好領結,穿上外套的他就在原地逆走了四步,前往灰霧之上。

        此時,距離他上次進入剛好過去了三個小時。

        就擺在青銅長桌最上首,被灰霧的力量將自身和“無暗十字”牢牢壓在一起的變異玻璃瓶已失去了原本布滿網格閃爍微光的感覺,似乎一下從藝術品變成了街邊常見的生活用品。

        而這玻璃瓶的底部析出了大量的灰白,它們擁有生命力般自行流淌,形成了一個小孩拳頭大的心臟狀事物,上面不僅多有褶皺,還裂開了一道又一道眼睛般的縫隙,至于那種復雜的,立體的,伸進內部貫入虛空的花紋、標識和符號,與克萊恩之前得到赫溫.蘭比斯非凡特性時看見的近乎一致。

        只是稍微有點區別……克萊恩放開灰霧的壓制,將“無暗十字”從瓶口取了出來。

        有了這樣的步驟,那析出的物品才與變異的玻璃瓶徹底分開,變得完整和獨立。

        克萊恩伸左手拿起了這似大腦似心臟的物品,端詳了幾秒,將它丟到了雜物堆里,由灰霧籠罩。

        這個時候,變異的玻璃瓶內,聲音又一次響起,卻頗為虛弱:

        “你,這個,魔鬼……”

        克萊恩沒有回應,將右手拿著的“無暗十字”又插了回去,依靠灰霧的力量壓緊不放。

        于是,這古老的宮殿內又恢復了寧靜。

        回到現實世界,克萊恩戴上禮帽,拿著手杖,乘坐馬車離開了伯克倫德街160號,前往馬赫特議員的府邸,同一片街區的39號。

        …………

        馬赫特議員家,布置典雅的起居室內,精致的三層托盤旁,好幾名賓客圍坐在那里,面前各自擺了一杯色澤迷人的紅茶。

        克萊恩拿了塊小黃瓜三明治,輕咬了一口,半開玩笑半說出了自己真實的感受:

        “今天甜點的造型似乎都很別致,無論胡蘿卜蛋糕,還是奶油松餅。”

        馬赫特議員聞言哈哈笑道:

        “道恩,你的觀察力真的很敏銳。”

        這和觀察力沒有任何關系,只要眼睛沒瞎都能看得出來,奇形怪狀的……克萊恩在心里腹誹了一句后道:

        “聽起來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當然,這是海柔爾親自做的,你們等會可以嘗嘗,雖然她還不能有效地控制外形,但味道真的不錯。”馬赫特議員略顯炫耀地說道。

        另外一邊的貝克蘭德技術大學校長波特蘭.莫蒙特頓時笑道:

        “這不太像我知道的海柔爾。”

        馬赫特議員看了莉亞娜夫人一眼,滿足地說道:

        “每個人都會成長,不是嗎?

        “海柔爾最近是真的成熟了,她不僅愿意學習以前很排斥的,為社交和婚姻準備的那些課程,偶爾做下點心,彈首樂曲給我們,而且還經常主動地陪她母親聽音樂會,看賽馬,逛百貨商店,于各種沙龍、宴會上安靜旁聽。”

        據“正義”小姐講,海柔爾的治療進程已經到了可以回憶起曾經遭受的那種巨大驚嚇和痛苦的階段,雖然那只是一種直觀的情緒感受,還不涉及具體的事情經過,但也足以讓海柔爾時不時夢到自己失去了父母和大部分親人……這讓她不自覺開始珍惜家人,為此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自己?克萊恩若有所思地點頭笑道:

        “這是一件好事。”

        “是的。”馬赫特議員頗有感觸地回應道,“我曾經很擔心海柔爾的性格,擔心她無法獲得美好的婚姻,無法和這個圈子里的人正常交往,在我們死后,在她遇到困難時,找不到人幫忙,現在,我終于放心了。”

        馬赫特議員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少見地吐露出過往的擔憂,

        他隨即抬起手臂,輕揮了一下,非常豪邁地說道:

        “我為什么要和該死的霧霾、污染為敵,我們為什么要在東拜朗與弗薩克,在西拜朗與因蒂斯爭奪殖民利益,不就是為了讓我們的后代生活得好,煩惱更少嗎?

        “海柔爾的成熟對我來說,比在東拜朗建立的功勛,在下議院做的抗爭更有意義。”

        克萊恩安靜聽著馬赫特議員的述說,忍不住側頭望了眼窗外。

        外面陰云密布,太陽不見蹤影。

        這時,波特蘭.莫蒙特半開玩笑地回應了馬赫特議員:

        “不,那些事情也是為了讓我們自己過得更好。”

        說到這里,他看向克萊恩道:

        “道恩,想好沒有?要不要投資我那個機械實驗室?”

        克萊恩笑了一聲道:

        “校長先生,你為什么還像年輕人一樣急切?

        “我已經翻過了你給的資料,對投資能獲得怎樣的權益和收入有了大概的印象,坦白地講,我很感興趣,對這個機械實驗室能夠讓一個個有天賦的年輕人得到鍛煉非常滿意,這才是最應該投資的地方,當前時代什么最有價值?人才!”

        “羅塞爾大帝說過這句話。”波特蘭.莫蒙特呵呵笑道,“所以,你打算投資多少?”

        克萊恩端起骨瓷茶杯,喝了口紅茶道:

        “初步的計劃是1萬鎊。”

        “不愧是貝克蘭德最近最有名氣的富豪,我都無法猜測你究竟有多少資產了,先是捐了價值一萬幾千鎊的股份,接著花兩萬金鎊買了玫歌莊園,現在又要投資波特蘭的機械實驗室整整1萬鎊……”旁邊的莉亞娜夫人忍不住贊嘆出聲。

        波特蘭.莫蒙特則豎起了拇指:

        “這才是真正有眼光的投資者。”

        克萊恩笑了笑道:

        “但我依舊會先找一個律師和會計組成的團隊來核實情況、擬定條款,專業的事情得交給專業的人士做,而且,我還得考慮是直接投資,還是先成立一個公司或基金,通過它來完成,嗯,波特蘭,我認為你有個地方考慮得不夠周到,這么重要的一個實驗室竟然沒什么保護措施!不害怕商業間諜或外國勢力的潛入和破壞嗎?”

        波特蘭.莫蒙特怔了一下,緩慢點頭道:

        “很有道理……我之前有些忽略這個問題。”

        達到目的的克萊恩不再糾纏這個話題,轉而故意問道:

        “丘納斯.科爾格少將還沒有消息嗎?”

        馬赫特議員嘆了口氣道:

        “沒有,西維拉斯場那邊說玫歌莊園和周圍區域都找遍了,連點線索都沒有。”

        說著說著,這位下院議員壓低了嗓音:

        “我懷疑那位少將是在執行某個秘密任務的過程中出了意外,最近上面的氣氛有些奇怪……”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猜得全對……克萊恩跟著嘆息道:

        “希望不要真出什么事情。”

        之后的下午茶中,克萊恩把握好時間,去了趟盥洗室,將變異瓶子析出的“夢境行者”非凡特性放入了雜物堆里。

        等到聚會結束,他返回伯克倫德街160號時,天色已真正暗了下來,道路兩旁的煤氣路燈被提前點亮,淅淅瀝瀝的小雨敲打起車窗。

        “現在所有的問題都集中在‘血皇帝’遺跡究竟隱藏了什么上,只要三大教會能及時發現問題,就可以阻止很多事情爆發。”克萊恩望著窗外因雨水而迷蒙的燈光,思考起最近的局勢,“短時間內,除非能抓到卡特琳娜,否則我也幫不上什么忙了,而女神正在消化或掌握‘死神’的唯一性,未必有能力做出那種層次的回應。

        “要想解決這個難題,要么從圣堂調來有針對性的‘0’級封印物,要么就依靠風暴或蒸汽教會,看那兩位真神誰會回應……‘0’級封印物未必可以,畢竟涉及天使之王,而兩大教會內部,很可能藏著內奸……”

        從伯克倫德街39號到160號并不遠,克萊恩還未理清思緒,就已經回到自家門口,不得不走下了馬車。

        他去三樓更換衣物時,靈感忽然觸動,看見蕾妮特.緹尼科爾提著四個金發紅眼的腦袋從虛空里走了出來。

        “莎倫的?”克萊恩有所猜測地伸手接過了來信。

        “對……”蕾妮特.緹尼科爾提著的其中一個腦袋張嘴回應道。

        克萊恩沒再多說,拆開信封,展開紙張,只見上面僅得一行單詞:

        “今晚10點行動。”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