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修真仙俠 - 平天策在線閱讀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圣物

第九百四十九章 圣物

        洞窟的空間并不闊綽,兩名天密寺的年輕僧人受召而來,進入這密窟之后,便顯得有些擁擠。

        這兩名年輕僧人和當年記載中輪流背大俱羅遺體的年輕僧人歲數差不多,力氣也應該不會相差許多。

        聽到要試著挪動這大俱羅金身,這兩名年輕僧人心中都是震驚,兩人都是先行誦經行禮,這才上前小心翼翼的一前一后試著去搬。

        這兩名年輕僧人如此小心謹慎的模樣,一是對這大俱羅尊敬,二是這大俱羅已經坐化許多年,他們只怕對這金身造成損毀。然而兩人只是剛試了試,便都發出驚呼,口中崩出的全部是花模國此處的方言。

        “果然和您所說的一樣。”

        那名會說南朝話的老僧瞬間瞪圓了眼睛,“我這兩名徒孫說這金身如同鐵鑄一般,過于沉重,甚至于好像和石臺生在了一起,根本搬不動。”

        原道人點了點頭,他示意那兩名年輕僧人已經不用再試,然后伸手凌空一指,一道氣勁落在大俱羅的金身上。

        錚的一聲輕響。

        他這股氣勁消失無蹤,大俱羅的金身紋絲不動,發出金屬般的震鳴聲,給人的感覺根本就不是凡胎肉身,真的有如神鐵。

        “怎么會這樣?”

        白月露也大吃一驚。

        這大俱羅金身太過神異,在所有修行者典籍的記載之中都未曾見過這樣的特例。

        “我劍閣之中,對于最早的一些佛宗大能的神通也有記載。當年最早的佛宗大能開悟,便是參透了日月星晨流轉的一些玄理,他們的強大之處,其實并非是和后來的修行者一樣,吸納足夠多的天地靈氣于體內,而是能夠利用日月星辰流轉自然產生的力場,形成圍繞自身的獨特場域。這種場域,可以看做是強大的法陣。”

        原道人平靜下來,緩緩說道:“在最早這些開悟的佛宗大能的經著之中,他們認為萬物生靈皆有靈息,就如那些最尋常的草木,都能和天地星辰的力量交相輝映。他們靜坐參悟,在許多地方一坐便是許多年,就是修行利用周圍萬物和天地星辰之間的溝通輝映,來修煉出自己的神通。”

        他頓了頓,看向那兩名老僧,道:“我在接近天密寺時,便感覺到了一種玄之又玄的氣息,這氣息籠罩的范圍之廣便如同一個巨型的法陣,但現在想來,應該便是我所見典籍之中記載的佛宗大能的場域力量。按照經著之中的記載,那些強大的佛宗大能講經時,所帶來的場域力量甚至能夠籠罩整個大城,令大城之中所有的民眾都能感到這種場域的力量,如同沐浴在真正的佛光之中。所以天密寺中,應該是有當年那種修煉場域力量的佛宗大能遺留的圣物,大俱羅當年來到天密寺,恐怕也是從天密寺的這件圣物上得到了感悟?”

        “原來您也是大能!”

        老僧人大吃一驚,直接對原道人行了一禮。

        對于天密寺和許多西域的佛宗而言,修行的道理是相通的,根本沒有佛宗和道宗的區別。佛宗最初那批大能的時代已經過去,后世的佛宗修行者已經罕有能夠接觸到那個境界層面的大能。對于這名老僧人而言,能夠感知到佛宗圣物產生的力場,便是修為到了一定的境界,已經和這圣物有了佛緣。

        這種境界的大能若是修行佛法,再上一步,便能接近最初那些開創佛宗的大能,能夠令佛光籠罩一座圣山,或者一場講經便能令很多人同時開悟。

        “大俱羅前輩的金身此時有如神鐵,一是因為他所修的功法特殊,在他坐化之后,他渾身氣血太過凝練,便固化如晶石。再者他融匯了諸多神通,身體經絡和竅位也和周天感應,形成獨特場域。他雖然坐化,但他這具金身,無數年來漸漸和周身場域融為一體,元氣凝練到了驚人的地步,所以真正如同神鐵一般。”

        原道人看著大俱羅的金身,也是忍不住再次行了一禮。

        大俱羅后半生都在外游歷,而且所去之處距離現在世上最為繁華的中土王朝都距離甚遠,所以有關他所留的記載不多,即便當年沈約有意尋找,所得也是極少。

        而那些記載之中,也幾乎只記載他修煉肉身,氣力驚人,但此時看來,他卻是當時修行者中真正的集大成者。

        他以肉身修行為始,最后卻恐怕不只是借鑒了天地靈氣篆刻法陣的修行之法,還融合了那些頂尖佛宗大能的修行法門和對于天地星辰的參悟。

        也難怪他雖然并非是真正的佛宗修行者,但這些佛宗的僧侶對他卻是真正的尊崇。

        其實像大俱羅這種人物,也的確是和當年僅有的幾位佛宗大能一樣,幾乎超出了肉身凡胎的范疇。

        “我天密寺雖地位不顯,但的確有佛緣,我天密寺最早的僧眾侍奉一名佛宗大能,這名佛宗大能坐化之后,皮囊自動褪去,化為塵埃,連身上的僧袍都同時化為塵埃,但他生前用以念經計數的一串魚骨佛珠,卻是完整的遺留了下來,是我天密寺的圣傳法器。”

        老僧人也不隱瞞,看著原道人等人說道:“只是無數年來,即便是我天密寺修為最為精湛的上師,也只是知道這圣物神妙,卻從來感知不出這圣器的力場,您是繼大俱羅前輩之后,第二個能夠感知到我天密寺圣物神通的大能。”

        “大俱羅的修行之法并未斷絕,我劍閣之主林意便得了他的傳承,此時也已經接近他最初來西域時的修為。只是他身處險境,無法親自前來,所以我想將大俱羅前輩的金身請走。”

        原道人的眼神熱烈,他此時心中料定,若是他自己來參悟這大俱羅的金身,恐怕根本不得其法,只知無比玄奧而無法領悟清楚,但林意不同,林意走的是大俱羅之路,他的氣血和大俱羅當年的氣血近似,只要林意的氣血在大俱羅這具金身之中流轉,必定能夠感悟到其中的奧妙。

        林意就像是陣樞,可以重新啟封這座沉寂的法陣。

        只要法陣的力量復蘇,林意便能感知到其中的元氣如何流轉,能夠感悟其中的奧妙。

        這老僧人想了想,并不拒絕,反而道:“既然事關他的修行,我天密寺這圣物當年對大俱羅前輩有用,對他的傳承說不定也能有所幫助,那這件圣物你們也一并帶去。”

        原道人沒有想到這名老僧竟然主動提議,他呆了呆,頓時鄭重躬身行禮致謝。

        老僧回禮,心中卻也是感慨。

        千百年來,佛宗已經沒有再出那種一人講經,佛光能夠籠罩一城,令一城的信眾都得好處的大能。若是再有這樣的大能出現,能夠令這種圣物惠及眾生,對于他們這些僧眾而言,便是無上功德。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