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科幻靈異 - 黎明之劍在線閱讀 - 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

第六百八十四章 迷霧中的情報

        燈火通明的書房內,提豐帝國的統治者和今夜的不之客在沉默中互相對峙著。

        在過去的一小時內,羅塞塔?奧古斯都知曉了這個世界上最大膽,最隱秘,也是最瘋狂的計劃——凡人野心的極限,令這位帝王久久沒有言語。

        “在一個綿延千年的計劃面前,任何暫時的失敗和挫折都是無關緊要的,這一點以您的眼光想必不難理解,”菲爾娜蕾爾娜的聲音終于打破了沉默,“皇帝陛下,您是對‘忤逆計劃’的真實性有所質疑么?”

        “在討論它的真假之前,我更好奇的是你們為什么會來找我,”羅塞塔盯著眼前的精靈雙子,“急于尋找一個新的投資目標么?”

        “難道讓我們去找那位高文?塞西爾么?”蕾爾娜笑了起來,“富有遠見的領袖并不多,除了高文?塞西爾之外,您是唯一合適的選擇。”

        菲爾娜緊跟著開口:“羅塞塔?奧古斯都陛下,奧古斯都血脈的繼承者,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了,我們知道您和您的家族在面對著怎樣的瘋狂陰影……”

        蕾爾娜向前走了半步:“兩百年前舊帝都的大崩塌讓您的先祖目睹了凡人不該窺探的事物,那些扭曲瘋狂的知識浸透了奧古斯都家族的血脈,但您也從中窺探到了這個世界的些許真相……”

        菲爾娜跟上了蕾爾娜的腳步:“所以,您只要稍加思考就會意識到我們所說的都是真的,同時意識到我們應該是天然的盟友。”

        精靈雙子在羅塞塔大帝的書桌前停下腳步,露出仿佛鏡像般一致的微笑,異口同聲地說道:“您需要對抗神明帶來的瘋狂,我們需要新的盟友,我們互有需求。”

        羅塞塔看著雙子,微微抬手:“退后。”

        精靈雙子立刻退回到了原先的位置:“如您所愿。”

        “按照你們的說法,忤逆計劃是剛鐸帝國的隱秘計劃,由其皇室直接控制,那你們這兩個精靈是怎么和這個計劃扯上關系的?”羅塞塔面沉似水,仿佛絲毫沒有被這兩個精靈方才的一番勸誘打動,而是仍然帶著十足的警惕和質疑。

        “忤逆計劃確實是人類帝國的遺產,但參與這項計劃的并非只有人類——它有相當一部分項目需要德魯伊的知識,而白銀精靈是大部分德魯伊的源頭,”蕾爾娜坦然回應,“我們曾是秘密接受剛鐸帝國招攬的學者,在一千年前為它效力,七百年前的魔潮一度中斷了我們的工作,我們不得不暫時返回白銀帝國,是萬物終亡會的誕生讓我們意識到了這項事業尚未結束——我們回歸使命,直至今天。”

        “作為白銀帝國的精靈,你們卻為剛鐸效力,而且絲毫沒有把關于忤逆計劃的秘密告訴自己的母國?”

        “……精靈并不適合大規模接觸忤逆計劃,我們有自己的理由。”

        羅塞塔注視著眼前的精靈雙子,在長達半分鐘的注視之后,他才稍稍收回視線:“萬物終亡會的誕生……七百年前,三個黑暗教派的領袖到底在先祖之峰上看到了什么?”

        菲爾娜與蕾爾娜相互對視了一眼,隨后才同時開口:“如果您的先祖在舊帝都大崩塌中看到的是拼圖的殘片,三教領袖在先祖之峰看到的便是整幅拼圖。

        “他們抵達了神國,看到了眾神的誕生和毀滅——也看到了眾神的本質和注定會到來的終結。

        “一千年前的剛鐸學者認為眾神在逐漸接近瘋狂,并會因瘋狂而在最終階段展開對凡人世界的毀滅,但他們實際上搞錯了一件事——眾神并沒有逐漸接近瘋狂。

        “早在凡人開始思考的那一瞬間,眾神就已經瘋了。”

        羅塞塔一時間沒有開口,而是思索了片刻,隨后他搖搖頭:“我聽夠這些模糊不清的上古寓言故事了,讓我們說點實際的——圣靈平原上到底生了什么?萬物終亡會做了什么,那些塞西爾人又做了什么?”

        “在大決戰之前我們就已經離開安蘇,因此恐怕沒辦法給您過于詳細的情報,但有一些事情我們還是知道的——”精靈雙子回答道,“萬物終亡會制造了一個人工神明,但這個人工神明從誕生之初就陷入了瘋狂,而那些塞西爾人……他們在白沙丘陵地區摧毀了這個人工神明。”

        羅塞塔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深沉,短暫沉吟之后才慢慢問道:“一個人工神明?它有多強?塞西爾人有能力消滅一個這樣的人工神明?他們付出了多大代價?”

        “人工神明是贗品,但其力量之強仍然過您所知道的任何一種俗世生物,而至于塞西爾人……他們似乎有盟友相助,只是我們暫時還不清楚他們的盟友是誰。”

        短暫思考之后,羅塞塔點了點頭,向后靠回到椅子內,聲音冷漠地說道:“我知道了——這次交談結束了。”

        這一次,始終維持著自信表情的精靈雙子終于忍不住露出了錯愕的模樣:“您不打算接受我們的合作?”

        “我說過我要接受么?”羅塞塔似笑非笑地看了兩個精靈一眼,“我承認,你們的言語確實很有蠱惑力,但有一件事你們搞錯了——”

        精靈雙子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哪件事?”

        “我不和邪教徒談合作——你們還沒有這個資格。”

        “那您之前……”

        “那只是利用,”羅塞塔微微揚起了右手,“現在,也是利用。”

        精靈雙子終于察覺到了這位提豐統治者暗中積蓄的強大魔力,她們臉色瞬間一變,無數道帶毒的藤蔓便憑空從地板和墻壁之間鉆了出來,如利箭般刺向書桌后的羅塞塔大帝,而她們自身則同時被一道道綠色的光華籠罩,在光幕中瞬間變化為小巧的夜鶯,筆直地沖向附近的窗口——

        一連串的爆鳴聲突然在書房中炸響,無數蜿蜒分裂的電芒以羅塞塔為中心蔓延開來,轉瞬間將那些帶毒的藤蔓燒成灰燼,隨后他又對兩只夜鶯揮了揮手,一道道奧術屏障便如水晶壁壘般凝結起來,封堵著精靈雙子逃竄的去路。

        兩只夜鶯同時出悅耳卻令人不寒而栗的鳴叫,一道道無形的波紋在空氣中蕩漾著,阻礙著奧術屏障的合攏,魔力激蕩出層層疊疊的火花,在這間書房中四處跳躍,火花四濺間,有一道纖細的黑影穿過了奧術屏障之間的縫隙,轉瞬間便消失在窗外忙忙的夜色中,而另外一道影子則被奧術屏障形成的魔法牢籠捕獲,左沖右突之后跌落在地上。

        羅塞塔?奧古斯都這才從書桌后站起身來,他身邊彌漫著跳躍的奧術電弧,腳步踏過仍然冒著青煙的書房地面,他來到那跌落在地的夜鶯前,面無表情地低頭俯視著后者:“能抓住一個也是好的……”

        然而他話音剛落,那只夜鶯便突然扭曲抖動了一下,緊接著迅被一團光暈籠罩吞噬,變成了隨風飄散的微光粒子,幾秒鐘內便徹底消失在羅塞塔眼前。

        羅塞塔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直到那夜鶯殘留的魔力反應徹底消失,他才帶著一絲若有所思輕聲自言自語起來:“所謂的‘雙子’……原來只是一個人么……倒是有些意思。”

        一陣略顯凌亂的腳步聲從走廊上傳來,書房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數名宮廷侍衛和一個身披紫色繁星法袍的宮廷法師出現在羅塞塔面前,這些姍姍來遲的守衛看到了書房中的狼藉景象,臉上表情變得格外精彩,為的宮廷法師在片刻猶豫之后才整理好語句,鼓起勇氣問道:“陛下,這里……”

        “有訪客深夜造訪,可惜她不愿多停留片刻,”羅塞塔擺了擺手,示意守衛們不必緊張,“打掃一下吧,都是小事。”

        “是,陛下。”

        羅塞塔?奧古斯都微微點了點頭,接著視線掃過附近的書架和墻壁,落在不遠處的地圖上。

        他注視著提豐和“安蘇王國”的邊界。

        安蘇的王權已經終結,這幅地圖也該換了。

        ……

        提豐邊境,冬狼堡內,安德莎?溫德爾正將目光從作戰地圖上收回。

        長風要塞與冬狼堡遙遙對峙,中間只隔著一片平原,兩國的“和平協議”還在生效,協議的秘銀副本還被存放在平原中心的締約堡內,然而一種緊張的氣氛卻在這道對峙地帶上不斷醞釀著。

        長風要塞在增兵,冬狼堡也在增兵,雙方的邊境部隊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增加了幾乎一倍,各自的偵察部隊在控制區和緩沖區之間穿插游走,各式各樣的情報人員在努力滲透邊境線附近的城鎮和村落,所有人都沒有挑破局勢,但所有人都在默默地做著同樣的事情——一種充滿諷刺性的“默契”在對峙雙方之間建立起來,而比這“戰爭默契”更加諷刺的,是跨越邊境線的貿易活動還在如常進行著,甚至在最近擴大了規模。

        安德莎是一個武將,但并非有勇無謀的武將,她能從那些在自己掌控的關卡內流通的貿易訂單上看出很多信息,訂單規模的擴大和商人的活躍意味著兩件事:第一,安蘇的元氣并沒有在之前的戰爭中受到過大損傷,他們仍然有能力購買和消化掉大量的物資,第二,塞西爾家族已經完成了對東境地區的控制,因此攜帶著塞西爾徽記的商人才會大量出現在東境和提豐的關卡地帶。

        年輕的狼將軍忍不住捏了捏眉心,緩解著頭腦積蓄的壓力,而敲門聲則適時從房門外響起,打斷了她的思緒。

        “進來。”

        房門推開,一名年輕的騎士走進了房間。

        “將軍,有新的情報,”年輕騎士來到安德莎面前,行禮之后干脆利落地匯報道,“又有一支大約兩千人的部隊從西北方向進入了長風要塞,這支隊伍懸掛著山地兵團的徽記,但領軍將領不明,并不是我們熟悉的人。”

        “又增加了兩千人……”安德莎皺起眉,“……他們的山地兵團不是損傷慘重么,這是從哪里找到了這么多的補充兵員……”

        騎士副官已經跟隨安德莎多年,本身也是一個頗有經驗的軍官,此刻便說出了自己的猜想:“或許只是打著山地兵團旗號的北境私兵,安蘇人在虛張聲勢。”

        “用戰斗力低劣的私兵來偽裝成王牌軍……或許有這個可能,不過沒關系,哪怕他們把那些私兵都拉上來充門面,數量也終究是有限的,他們的補充兵員應該不會再有更多了,”安德莎搖搖頭,“只不過陛下的命令是在探清虛實之前不可主動進攻,以防落入陷阱,我們還是要等搞明白了長風要塞具體的軍力之后才能行動。”

        騎士副官看著自己的上司,猶豫片刻之后還是忍不住開口道:“將軍,你說我們今年到底還打不打了?”

        安德莎看了這個年輕人一眼:“你想打么?”

        “當然,”年輕騎士立刻昂起頭,“在戰場上爭一份榮譽本就是騎士的職責——更何況我們還是冬狼軍團。”

        看著這個一臉熱忱的屬下,安德莎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隨著陛下新政的深入,帝國的大量小貴族受到了新政影響,傳統的依靠土地坐收供奉的貴族生活變得無以為繼,這些小家族便把眼光放在了軍事功勛上——在戰場上建功立業是在如今的帝國政策下維持家族、收獲財富最好的途徑,因此也就有大量像眼前這個年輕騎士一樣出身較低的小貴族投身到了軍隊之中。

        當然,現在帝國正在興起魔導工業,這也是一條讓中小貴族有機會重回輝煌的路,只不過投資新興產業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和眼光,還要有基礎的財力和人脈,這條路并不是適應每一個人的。

        “我也想,”安德莎收斂起思緒,輕輕吐了口氣,腦海中卻不由得閃過了父親的面龐,“放心吧,這場仗終究是要打起來的。”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