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書 - 科幻靈異 - 黎明之劍在線閱讀 - 第六百八十五章 防御戰術

第六百八十五章 防御戰術

        戰爭的氣息正在臨近,然而對于現在的塞西爾帝國而言,著實不是進行戰爭的最好時刻。

        長風要塞,巍峨的城墻在丘陵與平原間聳立著,綿延數十公里的棱堡墻壘迎著越發寒涼的秋風,在巨日投下的燦爛陽光中泛著一層淡金色的光輝,城墻上鑲嵌的符文石磚中微微閃爍著魔力光暈,令整座要塞都籠罩在一層若有若無的能量護盾中,警惕的士兵則站在城墻與哨塔上,緊盯著提豐帝國的方向。

        要塞內部,一隊新入駐要塞的士兵正排著松松垮垮的隊形從兵營之間走過,負責訓練這批新兵的塞西爾軍團教官站在道路旁邊,表情一絲不茍,但在不遠處的城墻上,注意到新兵隊伍的一名要塞老兵卻忍不住搖了搖頭:“這些兵根本沒法打仗……在國內對付對付山賊還湊合,在這里跟提豐人打?七八個人綁一塊都不夠死的。”

        “塞西爾軍團的那些操典可以很快讓這些新兵派上用場——起碼讓他們懂得命令。”另一名老兵在旁邊說道。

        “那也得要個訓練時間,這些征召兵怕是前天還在拿著鋤頭和草叉呢……”

        一身戎裝的馬里蘭扶劍走過城墻,老兵的交談落入他耳中,那些新兵的表現也落在他眼里。

        完成巡視之后,這位要塞指揮官返回了位于城堡區的指揮所,他的副官——一個黑發褐瞳,精明強干的年輕人——已經等在這里。

        “將軍,”副官上前行禮,“偵察兵傳回了情報。”

        “嗯,”馬里蘭點點頭,“提豐人又有動作?”

        “一批工程法師正在冬狼堡西邊的丘陵地修建額外的墻壘和馬廄、營房,規模不小,具體能容納多少人還不清楚,但可以確定他們至少新開了四個水井。”

        “……黑鋼騎士團或者鐵河騎士團就要到了,他們都是擅長重裝突擊強攻要塞的部隊,”馬里蘭沉聲說道,“提豐人應該等不了太久了。”

        年輕副官沒有說話,既無恐懼也無動搖,臉上一片平靜。

        馬里蘭對年輕副官的反應心中暗自贊許,隨后轉身來到桌后,拿起桌子上的報告看了一眼。

        “……附近能湊出來的最后一批私兵也到防線上了……”這位要塞指揮官輕輕嘆了口氣,“在他們之后,整個東境恐怕連一個千人隊都湊不出來了。”

        現狀令人擔憂,然而事實就是事實——兵員捉襟見肘,長風要塞的守備力量就這么多。

        帝國剛剛經歷了一場長達一年的內戰和一場席卷半個圣靈平原的災難,原本的王國主力部隊在連番戰斗中消耗殆盡,如今能派上用場的除了少數幸存精銳之外,就只有南境的塞西爾軍團,然而這些軍隊中有至少一半都必須留在國內以維持戰后秩序,能夠派到長風要塞的士兵數量有限——上級已經把目前能調動的最精銳的部隊和最強大的武器都送了過來,但馬里蘭知道,這些還是不夠。

        提豐人也在不斷增兵,而且是以魔法師團、騎士團、超凡者混編軍團的形式不斷增兵,這些軍隊可不是能被尋常的熱能射線槍和幾門中等口徑的要塞炮就輕易打垮的普通人,要對付他們,要么長風要塞的精銳守軍再增加一倍,要么就得把鐵王座運到防線上。

        但這兩樣都沒有——馬里蘭盡己所能地調動了東境的貴族私兵,再加上北境支援的少量山地兵團,也才堪堪填補上防線的漏洞而已,但只要受到強力沖擊,這些漏洞恐怕兩天之內就會破開。

        他必須想辦法增強要塞的守備力量。

        馬里蘭的視線在旁邊的作戰地圖上移動著,目光緩緩掃過了兩國邊境的緩沖地帶,掃過了提豐人的冬狼堡和目前已經探明的幾個哨站。

        防御的首要標準是保護自身,而保護自身可以有很多種方式,要么讓自己變得刀槍不入,要么在受到傷害之前就消滅威脅,要么……讓敵人不敢進攻。

        長風要塞的守備力量或許無法增加了,但他可以試著讓提豐人誤以為這座要塞的守軍還在增加。

        在一番沉思中,一個大膽的想法漸漸成型,馬里蘭抬起頭,看向自己的副官:“讓山地兵團的預備兵團偽裝成商人和民夫,偷偷帶上他們的旗號和裝備,在兩天內分批出城,到西北邊的卡隆谷集合。”

        副官怔了一下,一時間有點茫然:“然后呢?”

        “然后換回山地兵團的裝備,從要塞北門入城——入城的時候動靜搞大點,別搞的太夸張就行。”

        兩秒鐘后,副官意識到了馬里蘭的意圖,這個年輕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繼而欽佩不已地看著將軍:“是——您這真是個好辦法!我這就去安排!”

        “這還不夠,做戲要做全套,”馬里蘭緊跟著補充道,“提豐人不是在冬狼堡附近建兵營么?我們也建——在要塞南北兩處設立營地,開鑿水井,把一部分征召兵轉移到新營地里,讓他們在那里開火做飯。另外再派人去羅伯特伯爵的領地一趟,借他的馬車隊一用,用來運輸‘糧草’。”

        “是!”副官站直行了個軍禮,但離開之前他突然又有點擔心,“但是將軍,這樣真的可以把提豐人都瞞住?”

        “能嚇唬一陣子,之后他們肯定會反應過來,但是沒關系,只要能推遲他們進攻就足夠了,”馬里蘭不緊不慢地說道,視線卻落在旁邊的地圖上,“后方的工程隊正在加班加點地鋪設臨時鐵路,鐵王座也快要完成修復,只要提豐人猶豫那么一陣子……他們就啃不下長風要塞了。”

        ……

        塞西爾帝國,圣蘇尼爾城。

        大規模的遷移工作已經開始籌備,高文的辦公桌上越來越多地堆積著關于遷都的工作報告。

        加冕儀式已經結束,貴族的簽字交權儀式以及舊王室騎士團、近衛軍、皇家影衛等部隊的指揮權交接也已經完成,新成立的政務廳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磨合和適應之后,已經初步走上正軌,控制住了圣蘇尼爾的局勢,臨時政府的使命至此宣告結束,按照高文一開始的計劃,接下來就應該啟動遷移工作了。

        圣蘇尼爾表面富麗堂皇,但實際上基礎設施落后,舊勢力影響深厚,更重要的是通訊系統薄弱,對塞西爾軍團的指揮遲緩,著實不是控制帝國運行的好地方,然而遷都畢竟是件大事,并不是把相關人員和物資打包帶到新地方就算完事的——哪怕從現在開始執行,要徹底完成統治機能的轉移和重建恐怕也需要一整年的時間。

        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高文還必須考慮到統治機能轉移所導致的短暫混亂,要防止這混亂產生連鎖反應,給了提豐可趁之機。

        白銀堡的天鵝絨書房內,高文正將看完的報告放到書桌上,而除他之外,這間書房中還坐著他的三位大執政官。

        “艾登?阿爾弗萊德拒絕了政務廳的職位,是么?”高文抬起頭,看向坐在對面的維多利亞?維爾德。

        “是的,他還一并辭去了宮廷職務和榮譽性的虛職頭銜,”維多利亞回答道,“他說他感謝您的招攬,但他年事已高,希望能回家休養。”

        艾登?阿爾弗萊德,曾經弗朗西斯二世的御前首相,安蘇王國忠心耿耿的老臣,他的家族從第一王朝時代就效忠于摩恩王室,已經勤勤懇懇為這個國家服務了數百年。

        這位前首相的才干讓高文想要破格招攬,但其拒絕就任的選擇倒也不出高文預料。

        “尊重他的選擇,”高文微微點頭,“另外,問問他愿不愿意就任圣蘇尼爾圖書館的館長——這不是政務廳的職位,而且他還能守著原本的王室藏書。如果還是不愿意的話……就讓老先生回家把,政務廳會按月給他發放養老金。”

        維多利亞點點頭:“您考慮的很周密,他想必不會拒絕這個職位。”

        “我們再說說遷都之事,”高文調整了一下坐姿,“在我返回塞西爾城之后,圣蘇尼爾這邊的事務暫由維多利亞和柏德文管理,你們負責完成后續工作,尤其是完成從圣蘇尼爾到北境、西境的魔網鋪設,確保通訊建立。另外,所有王都貴族,根據家族規模大小,都需將一定比例的家族成員送往南境定居,這一點應該沒有問題了吧?”

        “是的,在遷都命令下達的時候他們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柏德文?法蘭克林點點頭,緊接著輕笑了一下,“用人質來換取生存,這也算是傳統貴族的生存法則之一了。”

        “這并非單純的‘人質’,這是對舊貴族勢力拆解和改造的必要一環……當然現在他們還不明白,這很正常,”高文搖了搖頭,“沒關系,一步步來。赫蒂,王國大道的改造工程籌備如何了?”

        “戈登已經帶人抵達龐貝城,前期物料和人員都已就位,等到完成土質勘測之后就會開工。”

        “很好——這部分工作很重要,優先確保資金支持。”“是。”

        高文輕輕舒了口氣,感覺又有一項工作走上了正軌。

        分封王國可以領主割據,帝國卻不允許各地孤懸,對集權化的帝國而言,確保交通是確保統治秩序的前提條件,尤其對現如今百廢待興,急需重建秩序的塞西爾帝國更是如此——高文之所以敢把國家統治機關從中心地區向南遷移,就是因為現代化的交通技術可以忽略這點物理上的距離,而修筑現代化的道路,則是讓新式交通工具能充分發揮效力的重要一環。

        從圣蘇尼爾到南境,有一條戈爾貢河作為運輸動脈,還有一條王國大道充當陸路干線。從去年開始,維多利亞和當時的安蘇王室便在著力修繕王國大道,讓這條荒廢近百年的道路初步恢復了機能,但按照舊標準修繕的王國大道并不足以承受新時代的交通壓力,同時之前的晶簇戰爭也對位于戈爾貢河東岸的王國大道造成了一定破壞,因此從實際出發,高文決定派出南境的工程隊伍,在舊王國大道的基礎上重修出一條連通帝國南北的道路來。

        提豐有個“帝國大道”,塞西爾今后也會有一條。

        而在這條“帝國大道”修筑的同時,高文還計劃在戈爾貢河西岸修筑一條貫通南北的鐵路線,并以圣蘇尼爾為中心,將鐵路線向東西兩個方向再分支擴展,形成新的“十字動脈”。

        當然,這將是一項規模浩大、耗時耗力的工程,完工需要很長時間,但不管消耗有多大,十字動脈都必須建立起來——這將是帝國百年基業的起點。

        先不考慮新的十字動脈需要多久才能完工,連接南北兩境的鐵路由于路程較短,應該很快就能造完,到時候從南境到“舊都”,就會同時有河道、公路、鐵路三大交通線,從圣蘇尼爾到北境也會有公路和鐵路連通,帝國南北的交通將變得極為便利,一方面國家安全與穩定會得到確保,另一方面來自北方群山的豐富礦脈也能迅速被運輸出來,以滿足塞西爾帝國那饑餓的工業巨獸成長所需。

        至于現在,雖然南境和圣蘇尼爾之間還沒有鐵路和公路,但由于戈爾貢河的便利以及新式機械船的效率,也不用太擔心交通問題——戈爾貢河運的發達也是讓高文敢于在這時候就啟動遷都的原因之一。

        “另外還有一件事,”在報告完筑路工程的進度之后,赫蒂再一次開口了,“先祖,鐵王座已經修復完畢。”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天津快乐10分选号技巧 河南快三遺漏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写赚钱的小说 江苏7位数几点开奖 吉林微乐麻将群多少 安徽时时彩 微信骰子玩法 娱网棋牌沈阳四冲苹果版 苹果手机有没有赚钱的游戏吗 诛仙3搞什么东西卖赚钱